兵马司/Maybe Mars

Birdstriking

早在2009年的春天,当Birdstriking第一次走上D-22的舞台弹奏起乐器时,他们便征服了台下的所有观众――不仅是那些热爱音乐的年轻人,甚至也包括经验丰富的音乐家们。不过两个星期的时间,大家就发现,尽管这支年轻稚嫩的乐队在演出中错误频发,甚至还不时断弦和跑音,但他们的音乐却有着老到的编曲和极为出色的中文词作,充满着危险性和无比昂扬向上的生命力。在观察了乐队的几场演出后,眼光锐利的音乐活动家Michael便果断地把他们签到了自己的唱片公司兵马司唱片。而随着小鸟们愈发出色的表现,Michael更在其为华纳唱片撰写的关于中国地下音乐场景的一篇文章中,称他们为“新一代音乐家中的佼佼者”。除了得到来自Michael和众多音乐家们的欣赏,著名的音乐网站Noisey也在去年为他们专门录制了微型专题片,Ray Ban(雷朋)则邀请他们参加了自己的演出派对。现在他们是兵马司旗下最生猛有力的新军,这三个平均年龄不过22岁的小伙子站在舞台上已然气场十足,除了音乐本身的那股激励人心的青春力量,在实验音乐单元“燥眠夜”中频繁而大胆的演出也令小鸟们身上充满了创想家的气质。

 2011年2月,渐渐成熟的Birdstriking开始录制他们的同名处子专辑,包括14首中文及英文歌曲,皆由P.K.14主唱杨海崧录制及混音完成。杨海崧完成过许多非常重要的唱片,包括Carsick Cars、Ourself Beside Me以及8 Eye Spy的处子作。此次再度和年轻乐队工作,他在录制前就表示会在Birdstriking专辑的录制中加入许多与以往不同的、新的想法,包括人声的录制以及音色的特殊处理。在名为《No Rock ‘n’ Roll》的一首歌中,他尝试把一支麦克风放在两个音箱间以制造回授,并让其贯穿整首歌曲,堪称大胆。另外,主唱与吉他手何凡在专辑中演奏了更多的吉他,使得声场变得更加饱满和宽大;而来自Chui Wan乐队的成员闫玉龙则在名为《喜鹊》的歌曲中演奏了精彩的小提琴。

 对于北京和中国的地下音乐场景而言,他们的首张唱片足以扩充中国音乐家的视野,以及新音乐伸展变化的状态。他们不再抱守对已有音乐风格的局限和崇拜,而是赞美创造力。Birdstriking的音乐野心更加宏观:在噪音摇滚、朋克音乐或是更单纯的摇滚乐之上,他们想像小鸟一样摆脱束缚,收纳五花八门的各类音乐或是声音,而这张处子唱片恰是一个开端。就像追求自由的鸟儿撞上高速飞行的铁甲,“Birdstriking”这个名字的含义已经清清楚楚。就像梁启超的“少年中国”,除了才华,也许只有年轻人的决心和勇气,才能改变这个世界吧。

成员: 何凡-吉他

周乃仁-贝斯

王欣九-鼓手

风格: 摇滚
参考: carsick cars, 噪音系朋克乐
活跃于: 2009 北京 – 现在 (北京)
链接: http://site.douban.com/birdstriking/
唱片: BIRDSTRIKING¸CD¸Maybe Mars¸2012
Pangbianr Underground¸CD¸Pangbianr¸2011¸Compilation
Generation Six¸CD¸Maybe Mars¸2011¸Compilation
经历: 04/2011 – Westlake Music Festival
09/2011 – Taishan MAO International Festival
07/2011 – Ray-Ban NEVER HIDE live
03/2011 – JUE Music+ART
09/2009 – Plaster 8 Rock Weekend
报道: Birdstriking a New Rock Chinese Band in Chinese Underground Music Scene
Playlist: Zhou Nairen of Birdstriking
Birdstriking – Album review
Birdstriking In the Studio
(video interview)
试听:
视频: Psychoney Night @ D-22 2011.11.29

2010 @ D-22 

feihu分享到:

          
Be Sociable, Share!

Upcoming shows

No shows booked at the moment.


Subscribe to our mailing list

* indicates required

Follow me on Twitter

  • Choose language: